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庶女策毒妃天下 第21章 原来是构陷(1) 庶女策,毒后归来别扭受

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庶女策毒妃天下 第21章 原来是构陷(1) 庶女策,毒后归来别扭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00:29:07编辑:百小白来源:新亚博优惠集团小说作者:慕容梓婧 状态:已完结

慕容梓婧新书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由慕容梓婧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段芙蓉,段樱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樱离,我知道有些事,需得向你解释。你爹也累了,这样吧,让段延离去,你随我到房中来,我自会告诉你前因后果。”大夫人道。 “只怕那

>>>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在线阅读<<<

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免费试读


“樱离,我知道有些事,需得向你解释。你爹也累了,这样吧,让段延离去,你随我到房中来,我自会告诉你前因后果。”大夫人道。

“只怕那前因后果,并非是真相。父亲,这些日子里,府中一直盛传着当年的事,我听在耳内,难过极了。我知道我娘并非是那样的人,因此找到了当时经历过这件事的关键人,经过仔细盘查,发现与传言中的事实有出入,况且在您回府之前,段叔叔已经告诉我们,我娘她是冤枉的,我想当年的事或许是有什么误会,为避免错误继续扩大化,您也应该听听他们的说法。”

大夫人神色一冷,“樱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段樱离道:“刚才老夫人已经答应让这件事水落石出,况且现在段叔叔说我娘还给我生下了一个弟弟,便是为了我的弟弟,有些事也应该使他真相大白。否则的话,万一使段家的子孙流落在外,您可怎么对得起段家的列祖列宗。”

“反了反了!老爷,您听三丫头说的什么话?”大夫人气得哆嗦起来。

段延这时候忽然哭道:“梅夫人确实冤啊!”

段擎苍对这个老部下,还是有几分信任的,当下问:“段延,你又替她喊什么冤?当年你与我一起从战场回来,根本就不知道府中的事。而且我亲眼看见她……这怎么可能有冤?”

段延求道:“将军,小人只求您看一眼小公子,便什么都明白了!”

“他在哪里?”

刘妈妈道:“在偏厅。”

段擎苍沉声道:“把他带过来。”

在刘妈妈去带人的时候,段延的目光落在三小姐段樱离的身上,又是不断地抹泪,“三,三小姐,如果梅夫人看见你,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。”

段樱离向段延深深地掬了一礼,“谢段叔叔这些年,对我娘亲的照顾。”

“不不不,别客气,我做为将军的属下,就该一心为将军想,都是应该的。”

不一会儿,刘妈妈从外头领进一个粉雕玉啄的小男孩儿,天气热,他只穿了一层薄薄的土褂子,裤子和衣裳之间还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肚皮。那双稚气的大眼睛水当当的,藕节般的胳膊,胖乎乎的实在可爱极了。

关键是,他的眉眼看着就让人觉得很熟悉,连段擎苍都觉得熟。

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又粗又硬的短胡子。

好半晌,众人都看着这小孩出神,终于明白段延为什么替梅夫人喊冤了,这小家伙的眉眼与段擎苍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只是可能因了他母亲的原因,看起来更加秀气可爱,可以想象,长大后必是个比段擎苍还要英俊的美男子。

二小姐段玉容向来装不住事儿,不由自主地说:“爹,这孩子和您可真像,好奇怪啊!”说着还呵呵地笑了两声,结果被段芙蓉悄悄地扭了把,段玉容吃了痛回头看大姐,发现她暗暗地给她摇头,她才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又忙道:“爹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相貌相似之人也多了去了,这孩子却未必是段家的种,还是赶紧赶走这居心叵测的两人吧!”

小家伙见到段延,忙撒了刘妈***手,癫着小胖腿到了段延的身边,“叔叔!我要找我娘!我要找我娘!”

稚嫩的声音一下子打动了老夫人的心,向段玉容瞟了眼,“天下相似之人是多,可也不会这么巧,那厉秣我曾见过,这孩子眉眼没一点像他的。”转头向段擎苍道:“这小家伙和你小时候长得简直一模一样,肯定是我的孙儿无疑!来来来,到NaiNai这儿来……”

老人家这些年盼孙子盼得眼睛都快穿了,偏偏段逸和段芙蓉三姐妹都长大了,几个姨娘却再无所出,眼见着孩子一个个大了,离她越来越远,常常使她感到孤独。现在见着这个小家伙与段擎苍小时候像极了,心里已经认定他就是自个的孙子,哪还有不喜欢的。

小家伙也机灵,感觉到老人家的慈祥,咬着指头扑到了老夫人的怀里,一双大眼睛毫不认生地瞅着她。

老夫人忍不住亲了他好几下,问道:“等会,我就叫人把娘接来好不好?”

小家伙甜甜地道:“好。”

大夫人和段擎苍同时加重语气唤了声,“娘!”

显然对于老夫人的决定,他们都觉得太轻率了。

老夫人眼眸中忽然迸射出一抹凌厉的光,“好了,三丫头,你刚才不是有话说吗,继续说吧。”

段樱离恭敬地答了声,“是。”

其实在听到关于梅夫人的传闻后,段樱离就找了刑婆婆等当年经历过此事的老人儿察问,可惜多数人都吱吱唔唔,她除了能够确定自己的娘亲没死之外,再找不到别的线索。直到有一天,刑婆婆忽然说起院子里有个帮忙的妇人,总是在睡梦里叫着“厉秣”的名字,因为睡在大通铺,很多人就都听到了。

不过多数人不知道厉秣是谁,刑婆婆却记得那是曾经与梅夫人“通剑”的男人的名字。

这个消息实在是令人意外,隔天,段樱离就找到了这位妇人,只见她的容颜已经被岁月折磨得很憔悴,但还是能够看出来,年轻的时候应该是挺漂亮的女人。

她在看着段樱离的时候,眼眸里忍不住迸发出一股仇恨的气息,虽然她掩饰得很好,却无法瞒得住段樱离这个再世为人的人。

不过,这有什么关系呢?

有时候仇恨,反而更能激发真相的出现。

可是段樱离并没有在当时逼问她,只说:“如果有机会,你想不想给你的丈夫报仇?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真正的仇人是谁,我和你,还有梅夫人,不过都是受害者而已。你现在来仆人院帮忙,大概也是为了报仇吧?如果没有我帮你,就算你再在仆人院做十年,也是毫无希望,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机会,为你的丈夫沉冤昭雪。”

那人看着段樱离那双如秋水般冰凉的眸子,竟然不知不觉地点头答应了。

就这样,她找到了第一个有力的证人,厉秣的妻子汪氏。

这时候,老夫人让她说话,她便道:“我想请一位故人进来。”

段擎苍觉得今天的事儿够乱了,害怕这故人又是像段延这样的故人,当下道:“樱离,你一个小孩子家,就别添乱了。”

段樱离声音清朗地说:“父亲,这是有关于我娘亲,还有我弟弟的事,既然现在有机会说清楚,为什么不说清楚呢?您就不怕,万一我的弟弟,真的是父亲您的亲生儿子吗?到时候段家的子孙流落在外,您于心何忍?”

大夫人疾言厉色地道,“放肆!”她忽然站起来向老夫人施了一礼,“母亲,这就是场闹剧,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,现在就请大家都散了吧,剩余的事,儿媳妇会处理好的。”

就在这时候,门口出现一个仆人打扮的妇人,尖声吼着冲进来,“秦凤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我知道,一切都是你的计划!”边喊着边恶狠狠向大夫人扑来。

好在被反应过来的丫头婆子拖住,没有真的扑到大夫人的身上来,但她已然吓得够呛,拍着自己的胸膛道:“这哪来的野婆子,给我拉出去!”

段樱离道:“母亲,这人便是成秣的夫人汪氏。”

大夫人愣了下,又叫道:“什么厉秣,我根本不认识他,像这样的生人,是如何进来的,快点拖出去!”

“慢着。”段擎苍缓缓地道,“任何人不记得厉秣,但我还是记着。”

摆摆手让丫头婆子都下去,然后问道:“你知道你丈夫做了什么事吗?你居然还敢来,可知今日你来了,便再也走不了。”

汪氏站得直挺挺的说:“我来了就没打算走!秦凤你这个卑鄙小人,你敢说你不认识厉秣?当年他可是你大夫人的得力管事,你数次来我家,给我们送了多少钱财礼物?我当时还道,一个普通的管事而已,我夫君何德何能,倒得你青眼!却原来,你是利用他来打击冤枉梅夫人!”

大夫人二话不说,走到汪氏面前,啪啪就是狠狠两个耳光,“你这剑人乱说什么!难道我还能指使你丈夫和梅夫人睡在同一张床榻上?”

老夫人这时候说:“除了与此事有关之人,其他人都出去吧。”

老夫人这话说得恰到好处,丫头婆子们都鱼贯而出,须臾,房内只剩余老夫人,段樱离,段延和段擎苍及两位姨娘,还有段芙蓉及段玉容姐妹二人。

老夫人又道:“你们也出去吧。”

段玉容向段樱离一指,“她为什么不走?”

“现在要说的可是她母亲的事,她当然要在场。”

段玉容还想说什么,段芙蓉已经拉着她往外面走去。

刚挨了大夫人两耳光的汪氏,此时只是冷笑。

段擎苍皱眉道:“汪氏,到底怎么回事,你把你知道的说一遍。”

“当年,我亲耳听到大夫人跟厉秣说,大将军快要回来了,这次一定要把梅夫人赶出府……虽然我没有听到后来的话,只是看到你塞给他不少银票。我原以为他不过是替你私卖些什么,哪知过了两天,就出了那件事,梅夫人竟然被冤枉通剑,而我的丈夫厉秣也没有了踪影。

我与丈夫厉秣是很好的恩爱夫妻,我不信我的丈夫会与梅夫人通剑,他是绝不会做这样的事。我知道他不过是为了让我的日子过的好点而已,他是上了你这个大夫人的恶当!”

大夫人气得面色刹白,浑身擅抖,“你胡说!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疯婆子,休要冤枉我!”

“哈哈哈,我冤枉你?我找了厉秣很多年,没有他的下落。又觉得梅夫人之死,必与我丈夫脱不了干系,所以每年清明我都会去梅夫人坟上祭拜……

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慕容梓婧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段芙蓉,段樱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慕容梓婧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段芙蓉,段樱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庶女策,毒后归来

庶女策,毒后归来

作者:慕容梓婧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慕容梓婧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段芙蓉,段樱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慕容梓婧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庶女策,毒后归来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段芙蓉,段樱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