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金牌毒妃》金牌毒妃txt下载 第024章 明砂,陪我下地狱吧! 金牌毒妃父子文

《金牌毒妃》金牌毒妃txt下载 第024章 明砂,陪我下地狱吧! 金牌毒妃父子文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08:33:36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颜轻 状态:已完结

《金牌毒妃》作者:颜轻,幻想重生类型小说,主角:宫泠羽,云忆寒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昨夜忘川将傻子扔到唐紫兰房间里,她发现后也只是稍作惊讶,随后便差人通知了长孙氏,长孙氏亲自把傻子领走,并向唐紫兰道了歉,以唐紫兰

>>>《金牌毒妃》在线阅读<<<

《金牌毒妃免费试读


昨夜忘川将傻子扔到唐紫兰房间里,她发现后也只是稍作惊讶,随后便差人通知了长孙氏,长孙氏亲自把傻子领走,并向唐紫兰道了歉,以唐紫兰的性格竟然并未追究。显然她也是知道傻子王爷的存在,可是却守口如瓶。

夜王府真是越来越让宫泠羽感兴趣了,这里不是大海,却处处都暗藏漩涡,知道傻子存在的人似乎并不在少数,但却人人闭口不言。

夜里下起了大雨。

狂风暴虐,电闪雷鸣,整片天空似乎都要被撕裂成两半。

宫泠羽并未穿夜行衣,只是换了件黑色的裙子,她如今的这张脸也是美得惊心动魄,在一身黑色长裙的衬托下更加清婉动人。

忘川替她系好腰带,捋顺了腰带上的流苏,一手仍然环着她的腰,眼中柔光点点:“主人真的不带忘川一起去?”

“我担心夜府会有什么风吹草动,你留在这里比较周全。”宫泠羽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放入袖中,忘川见状,沉眸问道:“主人带人皮面具做什么?”

“问这么多干啥?”宫泠羽白了忘川一眼,拿过斗篷,转眼就消失在浓墨一样的夜色里。

外面夜雨倾盆,宫泠羽的速度很快,那些雨丝还未滴落,她便已到了前方,是以到了王宫外时,她的衣衫上只沾染了几分水汽。

南诏王的危机意识很重,王宫的四角都设有角楼,上面有重兵把守。内阁距离西南处的角楼不远,宫泠羽在树下避雨,手搭凉棚,望了一眼高高的宫墙,墙头上有无数碎刀片,在闪电划过时化为寒光点点。

在墙头上用水泥裹着倒插的刀片做防御,这招还是当年她交给燕倾的,这里没有碎玻璃,她便用刀片代替。

雨势越来越大,原本还在角楼上站着的守卫纷纷到屋子里避雨,只留下两个还在屋檐下站岗。宫泠羽趁他们不备,一个点起翻入王宫。

守卫甲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角迅速划过,问守卫乙,乙打了个呵欠,嗤道:“你不知道咱们脚下的正南门城墙上当初死过人么?”

守卫甲搓了搓胳膊,无端觉得一阵阴寒:“少她娘的忽悠人……”

“你怕啥?当年那个名震南诏的世子妃,不就是死在咱们脚下这块地?你没看到城楼子上还有几个小洞?那都是当年箭射穿……”

当年什么?宫泠羽懒得听下去。

当年她是死了没错,可她今天又杀回来了!

内阁外狭隘的小道上,几个侍卫正冒雨抬着轿子急匆匆的前进,他们脚步如飞,踏过地上的积雨坑,甩起一大片水花。

宫泠羽透过这大片的水花,看到了被风雨掀起的车帘一角,那张涂满了胭脂,唇如鲜血的女人。

“乐明砂!”

宫泠羽含恨吐出了这三个字。

此时在轿中的女人正是乐明砂,燕倾一个下午也没有回到世子府,她差人来问,他只说晚上也不回了,她不放心,这才冒着大雨过来寻他。乐明砂的脸隐在明灭晦朔的夜明珠光下,表情有些僵硬。

她竟然听到有人在叫她!

“停轿——”

轿子停了下来,抬脚的侍卫伫立在飘摇的雨中,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,心中却不敢有半分怨言。

素手将纱帘掀开一角,看到外面风雨大作,乐明砂皱着眉头问道:“容笙什么时候过来?”

“回世子妃,容护卫说半个时辰后便来。”

“半个时辰,这都多久了?!”乐明砂左右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影,她心里觉得奇怪,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将帘子放下。

为什么,明明没有人,她却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着的感觉?

“走吧。”

乐明砂握住了身边的银色小弓,吩咐道。

然而轿子却并未有半分起轿的趋势。

隐在幽暗中的乐明砂脸色倏变,她拿起弓箭,并未走门,直接从那扇不小的窗子跳了出来!

待看清楚外面的情景,乐明砂的脸色沉得更加厉害!

那四个抬轿的侍卫竟然全部不见了!

人间蒸发一样!

唯有地上的水坑变成了血一样的暗红色,雨汽氤氲着浓烈血腥的味道!

那些侍卫虽然不见了,可他们的衣服却完整无缺的泡在血水里,像是瞬间被人化成了血水!

这样残忍的杀人手段,乐明砂平生只见过一次!

轰隆隆——

天空一道响雷劈过,夜空中有一瞬的清亮如白昼。乐明砂下意识的转过身去,漫天狂雨中,一人静静站立,黑衣墨发,长发疏狂!

有那么一刹那,乐明砂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——

好大一会儿,她才在黑白变幻的雨夜下颤抖着开口,像是自言自语,在问自己:“宫泠羽,是你回来了么。”

那人久久没有说话,电闪雷鸣了几下,她的身影忽然不见了。

像是凭空就消失了。

乐明砂脸色大变,直向刚才那人影站着的地方奔去,地上除了一小滩血迹和斜插着的一支箭,再也没有其它的东西!

乐明砂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箭袋,里面的十二支箭……只剩下了十一支!

“什么人装神弄鬼?”乐明砂全身一阵发毛,她握紧了手中弓箭,四下快速环望。

“装神弄鬼?呵,那就要问你是怕神还是怕鬼了!”熟悉的声音近在耳边,乐明砂只觉眼前一花,头顶一股厉风当空劈下。

为了躲避头上那一击,乐明砂身形极其不雅的滚在了地上,泥水弄脏了她华丽的衣裙和美艳的脸庞,她却恍然未觉,快速从地上爬起来,弯弓、搭箭。她脸色异常苍白,鬓角的发丝被打湿,紧紧贴在耳边,待她定神后,声音也变得冰冷:“我不管你是人是鬼,我都要你死,去死吧!宫!泠!羽!”

她心乱如麻,她刚才明明亲眼看到了那个女人活生生站在她面前!可是怎么可能?她六年前亲手杀了她的!

乐明砂一共带了十二支箭,除却刚才不知何时失踪的那一支,她将其余的,全部搭在了弓上,并向着各处黑暗的地方攻击!

哒哒哒——

流星如雨。

那些箭全部射到了实物上,乐明砂的脸却沉得更加厉害,因为她竟然又看到了宫泠羽!

那个宫家余孽,那个在燕倾有意无意的庇护下最后一个死去的宫家孽种,此刻就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!

这一刻,仿佛漫天的雨水都退去。

宫泠羽的脸依旧那么光彩照人、华丽优美。那双眼睛,淡然无波澜,却让人不敢谛视,发自内心的感到害怕!

乐明砂面色苍白如纸,雨水沿着她同样苍白的额头淌下,宫泠羽的脸在光电、风间、雨下变幻莫测,虽穿着黑衣,胸口处那一抹诡异的殷红却十分清晰可见!

“明砂,我回来了。”宫泠羽笑着靠了过来,眼角一粒殷红的血滴,任风雨再大也消之不去。她冰冷的手指攀上乐明砂的手臂,乐明砂下意识的后退,她的力气忽然变得很大,竟让她不能动弹半分,声音也同这恶劣的天气一样,越来越冷:“明砂,我们不是好姐妹么。我回来了,难道你不高兴吗?”

看着这恍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,乐明砂瞳孔骤然一缩,用力闭了闭眼睛:“你死都死了,还回来做什么?”

“回来么,自然是有放不下的人。”宫泠羽唇角笑意淡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足以冰封天地的寒气,她拉住乐明砂的手臂,仿佛要将她拖入阴暗的地底:“明砂,陪我下地狱吧!”

乐明砂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平日里眉间的狠烈在急雨中急遽消散,她想起了被燕倾救起的那个夜晚,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,刮着这样刺骨的风。她想起宫泠羽死的时候眼里那抹残忍又妖冶的光,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没。她想起这样能把人化成血水的招术,这个世上她只见到宫泠羽用过……

她真的回来了!

宫泠羽面无表情的看着乐明砂捂着脸慢慢跪在了地上。

乐明砂,我今日不杀你,但要吓死你。你这样的女配必须留到最后来拍!我要你活着,然后和燕倾一起眼睁睁看着自己苦苦守护的江山被毁掉,看着自己爱的人分崩离析,看着自己失去一切却无可奈何。

乐明砂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,雨水子弹一样打在身上也毫无感觉,直到她感到背上的雨点似乎被什么隔绝住,这才缓缓抬起头,哭得花容失色的脸眼神迷离的望着来人。

容笙撑着伞站在她的身边,他从未见过她哭成这般模样,也从未在她眼中见过如此惊惧之色。

乐明砂见到他,止住了呜呜咽咽的哭声,忽然跳起来用力抱住了他:“容笙!”

油纸伞掉落在地上,容笙伫立在雨中,目光停留在乐明砂梨花带雨的脸上,淡淡道:“属下在。”

乐明砂在容笙怀里闻到了熟悉令人心安的香气,良久,凌乱的神色才恢复几分。容笙瞧了一眼泡在雨水中的几件衣服,眉头深深皱了下,随后招呼他带来的人重新抬起轿子,要送乐明砂回府。那几个人都没有见到过向来风光的世子妃如此惊慌失色又一身狼狈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目光都带了些嘲笑。

容笙不悦道:“想死的就尽管笑出来!”、

众人这才默默的将目光移开。

起轿前,乐明砂忽然认真凝重的问他:“容笙,死了的人有肯能复活吗?”

容笙重新撑起纸伞,跟在侧方,闻言答道:“已死之人焉有复活之理?”

乐明砂久久没有再开口,她无力的靠在软垫上,轿中很暖,可她的身体却凉如死人。刚才的一切像幻觉,却又那么真实。她明明感到宫泠羽抓住她手臂时的寒冷,像一条蛇,蹿进了她的皮肤里!

“啊——”乐明砂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连轿子都被震得颤了颤,容笙知道她被吓得不轻,吩咐左右道

《金牌毒妃》 精彩点评

还是那句话,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,而不是看评论,这《金牌毒妃》把那种秩序崩塌,民不聊生,国之将亡,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。从其他角度来说,这是一个好故事,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,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,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,茶花女是妓女,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。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,你看什么网文,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。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:不知道为什么,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。一帮傻逼

金牌毒妃

金牌毒妃

作者:颜轻类型:幻想重生状态:已完结

还是那句话,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,而不是看评论,这《金牌毒妃》把那种秩序崩塌,民不聊生,国之将亡,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。从其他角度来说,这是一个好故事,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,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,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,茶花女是妓女,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。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,你看什么网文,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。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:不知道为什么,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。一帮傻逼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