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金牌毒妃》毒妃当道蓝凌月免费 全文章节 金牌毒妃虐文

金牌毒妃

幻想重生已完结

主角叫宫泠羽,云忆寒的小说是《金牌毒妃》,它的作者是颜轻最新写的一本幻想重生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宫泠羽用内力烘干了身上的湿气,擦干净鞋上的污泥才开始寻找有关樱墨的资料。内阁的变化有些大,那些原本按照宫泠羽的规划,像现代图书馆

|更新:2019-10-09 08:33:0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宫泠羽,云忆寒的小说是《金牌毒妃》,它的作者是颜轻最新写的一本幻想重生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宫泠羽用内力烘干了身上的湿气,擦干净鞋上的污泥才开始寻找有关樱墨的资料。内阁的变化有些大,那些原本按照宫泠羽的规划,像现代图书馆

《金牌毒妃》免费试读

宫泠羽用内力烘干了身上的湿气,擦干净鞋上的污泥才开始寻找有关樱墨的资料。内阁的变化有些大,那些原本按照宫泠羽的规划,像现代图书馆里一样排列整齐,摆放有序的卷宗通通移了位置。宫泠羽十指如飞,快速的翻阅最外面一排卷宗。

云忆寒悄无声息的靠近。

他已经站在了宫泠羽的身后,可她丝毫未觉,依旧认真的翻阅手下的卷宗。修长苍白的手指在泛黄的纸页间翻飞,许是那手生得太美丽,无端的撩起人的心弦。

云忆寒觉得自己此刻可以轻而易举的掐死面前这个女人。

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。

他真的很讨厌她。

上一次在燕王墓她趁他身体最弱之际耍小手段,强吻了他,还给他下了那种药……念及此,云忆寒的红衣之上,一层淡紫色的光芒渐次晕开。衣摆上那朵往生花仿佛活了过来,姿态愈发的优美幽艳。

云忆寒冷冷一笑,慢慢朝宫泠羽伸出了手。他的手也很苍白,但十指过分的修长,这样一双旷世的手不该生在人的身上,更该长在妖的身上,妖孽可以用它去占有一切,甚至是蛊惑人心。

云忆寒的手就要碰到宫泠羽的后颈,然而就在这时,原本安静翻阅的宫泠羽忽然发现了什么,她猛然站了起来,一个转身,云忆寒的手好巧不巧的就摸在了她的胸上!

宫泠羽目光遽变,刚才身后有人,她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?

宫泠羽没有推开他,云忆寒的手也忘记收回。

良久,云忆寒见她没有后退,他原本生出的收回手的念头便瞬间没了。这个女人当真不要脸,被一个男人这样摸着,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?

好,她不后退,那他也不收手!

“你这女人当初趁我虚弱之际强行吻我,今日我总算讨了回来。”云忆寒眸如冷月,带着沉凉而清冷的微光。

宫泠羽脸上挂着一丝神秘的笑,缓缓道:“我亲了你一下,你摸回来就算公平了?”

云忆寒的脸色渐渐有了变化,沉默了一会儿,他忽然收回手,拢进袖中,淡然道:“你说什么也无用。”他的目光晃了晃,移到宫泠羽的左手上,沉声道:“今日你这戒指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一样。”

宫泠羽道:“当然不一样。它的守护者不在。但即使你杀了我,也一样得不到它。”

“哦?”

“你既识得这宝物,就该知道它一旦认主,便不能易主。”

云忆寒闻言微微一笑,道:“那我便杀了你。”

“你”字还未完全落下,宫泠羽却先他一步出了手!然而她出手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他,而是在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!

有了上一次在她手里吃亏的经历,这一次云忆寒学乖了,他对这一击挡都未挡,衣袖轻拂,身形如流云微动,在窗前将宫泠羽拦了下来。

宫泠羽心下一沉,这次他从出现后便没有咳过一声,显然身体并不虚弱,此人功夫必定高深莫测!上次她侥幸逃脱,难道这一次就只能栽在这里?

她抬起脸,两人目光一触相接,他眼中并未有杀意,但也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!

此地不宜久留!

“喂!”两人僵持着,宫泠羽突然开口叫了他一声,云忆寒刚要开口,宫泠羽忽然一个鲤鱼打挺,从半开的窗子跳了出去,云忆寒伸手就去抓她。

他来势极快,瞬间扯住了宫泠羽的手臂,然后只听到咔的一声,宫泠羽整个人已经翻出窗外,在一丈外朝他摆了摆手。

外面的雨竟然已经停歇。

云忆寒看着自己手里的半截衣袖,也跟着跳了出来。

宫泠羽看向他的目光露出疑惑,她明明已经在袖子上下了毒,他怎么没事,难道百毒不侵么?

这个想法很快便被宫泠羽否定,云忆寒沐在雨后初升的月光之下,绝美的脸上露出了然之色,他抬起另一只空着的手,道:“知道你身上的毒药多,你当我是毫无准备来的么。”

宫泠羽这才注意到,他那双过分美丽的手上,似乎有着一层淡淡的光芒。

“这是鲛绡手套。”

宫泠羽脸上表情甚微,几乎看不出来什么,她注视着那双举世无双的手套,看那些光芒,渔网一样流窜在他的手上,比蝉翼还要轻薄,这样的鲛绡却可以防御天下百毒。

过了一会儿,她才缓缓道:“用毒不行,打也打不过,那你是杀定我了。”

云忆寒冷笑道:“你又在耍什么心思?”

“我能耍什么心思?打也打不过。”宫泠羽袖下的手指微动,已然是备战的姿态,却听那人说道:“我突然改变主意,决定不杀你了。”

宫泠羽暗下的动作微微一滞,嘴上却笑道:“那我岂不是还要感谢你?”

“这倒不必。”云忆寒一步步朝她走近,翻飞的衣袖宛如一只振翅欲飞的夜蝶,他是一个极美的人,这点宫泠羽在燕王墓初见他时就这样觉得,这样的他,无论何时何地都足以让身边的一切风景黯然失色。

云忆寒站在三步之外,他眉间的神色忽然轻缓起来,盯着宫泠羽,缓缓道:“这双眼睛……”

好熟悉。

然而这和缓的神色不过一瞬,便立刻恢复令人难以揣测的表情。他刚要开口,脸色却突然变了,怒道:“你这女人……”

他刚才的一个分神,竟然被点了穴!

他试着冲破穴道,可是稍一动内力便觉得胸口一阵窒息!

宫泠羽拍了拍他看不出一丝表情的脸,笑道:“别浪费力气了,这是银针点穴,你是解不开的。别乱动,一盏茶功夫,自然就能解开。”

云忆寒怒道:“你让我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站一盏茶的时间?”

“没有人觉得你像傻子。”宫泠羽说着,弯下腰去摘他手上的鲛绡手套,嘴里还用安慰的语气说道:“你美得让人心惊,怎么会有人觉得你像……”

就像是老旧电视机突然没了信号,宫泠羽的话很突兀的就卡在了这里——

“傻子。”

云忆寒不知是接下她的话,还是在嘲笑她是“傻子”。他将手从她手中轻轻抽了出来,宫泠羽还保持着俯身的动作,一动也不能动。她吸了一口气,听他说道:“你也别浪费力气了,这是我独创的点穴手法,这天底下除了我,还没有人能够解开。”

宫泠羽面不改色,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你还记得那日在燕王墓是怎样对待我的?”

宫泠羽想了想,忽然神秘的笑道:“我亲了你。如果你因此对我有意见的话,可以亲回来,我不反对的。”

“……”好一个不要脸的女人!

宫泠羽弯腰的角度,看不到云忆寒的脸,却也知道他此刻的脸色必然不会很好看,她闷笑一声,继续胡说八道:“那天看你的表情,你该不会还是初吻吧?你的岁数少说也有十七了,怎么没有过女人么?没有女人的男人……”

云忆寒不等她说完,忽然拽着她手臂将她扯到自己面前,他的衣袖缓缓划过她的脸颊,清清冷冷,寒气逼人:“你不记得我便提醒你,你给我下了一种名叫‘点醉’的‘十全大补药’。”

宫泠羽脸上恶意的笑容微微僵住,她沉声说道:“你想怎么样。”

“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”

这轻飘飘的八个字让宫泠羽的心瞬间沉到了海底!

云忆寒勾唇一笑,眸底一片潋滟碎光。他尖细苍白的手指上托着一颗红色的药丸,在宫泠羽尚未看清楚之前送进了她的口中,而后扣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咽下去!

宫泠羽做了个吞咽的动作,却暗下将药丸扫到了舌头下面,云忆寒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毫不怜香惜玉的掰开她的嘴巴去检查,一边检查,一边怒火翻涌,咬牙切齿:“你的药当真让我醉生梦死!你知不知道那药差点让我……”

云忆寒恶狠狠的瞪着宫泠羽,却再也说不下去了!

那天被她下药之后,他这个从来没有过女人的祭司,竟然……

云忆寒从来没有碰过女人,他也无法形容身体那时候的异样感觉。他的身体虽然十分虚弱,脑子却一直很清醒,他发誓,等抓到这个女人,一定要让她也尝尝这种感觉!

宫泠羽担心口中药丸融化,想装出已经中招的样子,谁料她始终还是低谷了这样脸色一会儿一个变化的男人,他竟然欺身吻住了她!

与其说这是吻,倒不如说是扫荡!

“唔……”

那药最后还是被宫泠羽吞了下去。

药效发挥的极快,云忆寒几乎是同时便解开了宫泠羽的穴道,她的手往小腹上一按,试图用内力将药逼上来。云忆寒冷冷说道:“没用的,入腹即化。”

宫泠羽心中一振,她想出手,却觉得手臂变得绵软无力,她缓缓抬起的衣袖忽然用力握住了自己的领口,浑身的热气似乎要将人逼疯,这药效发挥的当真是快!

云忆寒阴森森的笑道:“你说的对,我的确是从未有过女人,所以你差点让我破了规矩,毁了清白。看我对你多好,还找了两个太监好好伺候你……”

云忆寒话音未落,便被宫泠羽压倒在身下草丛里,刚刚下过雨,草叶上还残存着水珠儿,云忆寒脸色骤变,宫泠羽却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一边脱一边大骂:“真是***便宜你了!”

“……”

《金牌毒妃》精彩评论

    还是那句话,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,而不是看评论,这《金牌毒妃》把那种秩序崩塌,民不聊生,国之将亡,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。从其他角度来说,这是一个好故事,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,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,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,茶花女是妓女,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。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,你看什么网文,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。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:不知道为什么,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。一帮傻逼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